吉林体育网

当前位置: 首页 >NBA

敬死神者得幸福

来源: 作者: 2019-11-09 11:18:18

敬死神者得幸福

下班回来路上,总能遇见焚香烧纸钱的三五人群扎堆。租住的寓所是城中年久的老小区,中元节将至,烛火辉映,鬼节的气氛就显得尤为浓烈。

小时候家里贩卖盗版光碟,多少林正英、山村老尸的鬼怪系列都经过我亲审。上中学后,我便开始不再怕鬼,即使是蹦蹦跳跳的前清僵尸怪,那可是多少人的童年梦魇啊。

不怕是因为不再迷信。人之所以恐惧,常常是因为未知,不清楚其生发机制和流变过程。所以在更远古的时候,人类祖先会恐惧雷电,天狗食月时就变得惊恐万分。

虽然不信,但逢年过节还是会应付性地去给亲人上坟,很多都只是父母口头念叨中的祖辈亲戚,未曾有缘得见。接受过科学社会主义的我,很容易在祭奠怀念这种仪式上显得格格不入。周围成年人对逝者对鬼神的畏惧,总觉得有种史前仪式的装模作样。

在我老家的小镇,焚香爆竹无所拘束,每年能听到母亲口中念叨希望先祖福荫后辈。鬼门大开时节,大人们的仪式推进,小孩们的鬼故事轮番吹。但无论何种时节,小孩子家家是绝不能说出“死”字,对生的积极追逐,对死的避而不谈。

在奔三路上,在父母渐老的过程中,他们习惯用可预见的身后事来嘱咐子女种种。比如提前给自己制作棺椁,分割遗产,对死亡的提前部署,是大多数人的必经归途,以前我不懂,现在能够预见不远会发生的未来,才开始对死亡鬼神有了新的认知。

毋宁说人们在祭奠怀念亲人,其实更是人类沿袭数千年对死亡的敬畏。在祭祀亲人的过程中,一次次感受死亡,感受生而为人的短暂和对自然规律的无可奈何。说到底,人还是怕死的,惧怕死亡不打招呼自己不能掌控。但是在纵向的时间线上,只有看到人活一世的苍茫无力,便开始重新回归头来审视:在活人过程中,有多少无谓的蝇营狗苟在耗费我们有限的生命。就是通过这种对死亡的思考,人,开始回溯世俗生存的质量,转而却追寻更多精神层面的探索。

同样,对大山、大河等自然的向往,也有类似的精神求虐诉求。在更大的自然存在面前,在相形见错的人与自然的对比之下,认识到人之渺小,也不会有那么多生而为人的患得患失。心中装着对死亡对自然的思考,人就会开始怀疑以前各种生存包袱的合理性,这是否也能解释原始人类对自然等泛神灵的顶礼崇敬?

心有千千结,在死亡面前一切释然。人通过祭祀膜拜,通过对死亡、对自然的恐惧匍匐,开始转而真正回归到为人存在的原始意义。身外的欲求少了,心里反倒没了那么多负累,自足常乐,长寿延年,进而延期了和死神的约会。

史铁生写过,“死是一件不必急于求成的事,死是一个必然会降临的节日。”正视死亡,又无所畏惧,或许这才是真正活得通透的人。

窗外烛火依旧在焚燃,人类长久沿袭下来种种看似迷信俗气的仪式,或许都潜藏着为人生存的朴素哲学。只是流传的时间太长太久了,久到变成一种无意识,久到其引申义被科学理性主义口诛笔伐。

这样想来,我先前苦苦找寻求某种可以持久执念的信仰,或许就在这里,即对死亡、鬼神和自然的恐惧,化成一种敬仰,践行在珍惜对待每一天的生命存在,得到为人生存的简单幸福。

夫妻神油

威尔刚服用

西地那非片的药理

西地那非片医院有没有

相关推荐